我是一棵秋天的树

民间游戏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那场意外发生之后,我总在做一些怪诞的梦。比如说,我曾无数次在梦中回到了老房子从这座城市的滨海路一路向北,一片环海而建的复式住宅之中,有我以前住过的房子有时,我会幽

 
 
那场意外发生之后,我总在做一些怪诞的梦。比如说,我曾无数次在梦中回到了老房子——从这座城市的滨海路一路向北,一片环海而建的复式住宅之中,有我以前住过的房子——有时,我会幽灵般的在整栋房子里游荡,或者钻进其中一个房间,试着看看里面有些什么。虽然梦的内容多少会有些不同,但一直以来都相同的是:我再也没有在自己的梦里遇见过我的家人——爸爸、妈妈、外公、外婆,还有与我性格迥异的弟弟,他们就像蒸发一般从我的梦境里消失了,又或者说,根本从未出现过。在我的意识还能用“清醒”二字来形容的几小时前,我仍待在那家叫“魔王”的夜店里,手里端着一个玻璃酒杯,从嘈杂的音浪和狂躁的人潮中穿行而过,那种漂浮感像乘着一辆晃晃悠悠的绿皮火车,车轮咣当咣当敲击着枕木,我伫立车头,检阅着轨道两侧一张张陌生的脸,那些人脸交替着拉长又变窄,感觉是从哈哈镜里映出来的。我的身体似乎被注入了某种节奏,如同一台上足了发条的玩偶,有笑声从牙缝里迸出,可听上去却异常遥远。有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头,回头一看,竟是一张熟人的脸,熟人的嘴巴一张一翕地爆了几句粗口,又和我推搡了几下,空气里便弹起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。酒精在胃袋里烧灼,我不过是吐了口气,天花板上就有火星落了下来,砸在那人脸上,他的脸碎了一地,和周遭的一切融化成了一团火,整个空间都被拉扯成诡异的形状,顷刻间,又归于一片沉寂。短暂的意识断档之后,我在一条很长很长的隧道之中爬行,一扇门阻挡了我的去路,但光就在门的另一面,它从门缝下面透出来,吸引着我把那扇门推开。就在推开门的一刹那,耀眼的白光晃得我的双眼刺痛,几秒钟之后,我才得以放下遮挡双眼的手臂,分辨自己身在何处。整个空间如同一个白光织成的蛹,起初,我还以为自己到了天堂,但我转念一想,天堂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,天堂里不应该只有一张床,而且像我这种人也上不了天堂。没错,我是看到了一张床,它被雪白的床单覆盖着,但傻瓜都看得出那床单下面有东西,是一具人形的轮廓躺在那里,鼻尖将床单高高顶起,鲜明的五官线条像是庞贝古城留下的遗迹,深深的恐惧攫住了我,我想快点逃离这儿,满脑子充斥着拔腿就跑的念头,但身体却不受控制,该死的双脚一步一步向那张床挪过去,我在心里大叫着:嘿!拜托!别……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kukkiri.com/minjianyouxiyule/2018/0427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